年幼的儿子问了母亲一个「尖锐」的问题,第二天母亲竟跳河自杀!
作者: 点击:686 次

年幼的儿子问了母亲一个「尖锐」的问题,第二天母亲竟跳河自杀!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山青水秀,风景优美,由于交通不便,村里的人都活得很苦。

苗小英二十岁刚满就嫁到了这里,他老公赖大富老实巴交,患有癫痫病,一年要发作好几回。结婚前他这个毛病并没有,大家都说他是愁出来的病。这个病发作突然,如果倒下磕到利器,或者摔到河里,随时会要命。

这样的家庭简直是藤上的苦瓜,一天比一天苦。好在苗小英七岁的儿子飞飞聪明伶俐,小嘴又非常甜,人见人爱,成了她心灵的最大慰藉。现在能指望的恐怕就是儿子,等他长大成人后家境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村里人都很同情苗小英一家,有什幺要帮忙的不用她吱声,都会主动来搭把手。特别是铁匠大头,基本上把她家的农具包了,铁犁、耙、镰刀,包括家里用的菜刀、锅铲等,她家缺什幺他就打什幺给她,且分文不收。

大家都说大头这个铁匠心地善良,一定会有好报。得了人家太多的帮助,苗小英心里很过意不去,想拿点东西感谢一下吧,自家有的人家都有。后来,她亲手给大头织了一件毛衣,他不肯要,她落了泪他才收下,但无论如何要给毛线钱。

一个村庄就好比一个大家庭,再贫穷再苦,只有大家和睦相处,互相帮助,也是苦中有甜。

令人哀叹的是,贫穷的村庄突然谣言四起,大家都在背地里议论苗小英和大头关係暧昧,还有人口口声声地说在后山的竹林里看见他们亲热,更有不像话的,竟然猜疑起飞飞不是赖大富的种。

大人们一议论,小孩子听了就信以为真,都说飞飞是野种。飞飞也听得懂什幺意思,心里非常难过,决定问一下自己的妈妈,到底是不是这回事。

「妈,大家都叫我野种,难道我真不是你和爸爸生的吗?」飞飞仰着天真的脸问苗小英。

对于村里的一些风言风语,苗小英也听到了一些,想不到对自己的孩子会影响也这幺大。她的眼睛顿时湿了,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她不知该如何来回答儿子这个问题,心里堵得太难受了。

此时,她很想跑出门大骂那些缺德带冒烟的乱嚼口头的人,可是,她又怎幺骂得出口?自己的家庭如此困难,村里哪户人家没有帮过自己呢,他们都是自己的恩人啊!如今,那些慈眉善目的好人为何会突然变得面目狰狞,她也不知道。

年幼的儿子问了母亲一个「尖锐」的问题,第二天母亲竟跳河自杀!

「孩子,大人的事不要管,别人的话不要听,你是爸爸和我生的,乖……」说着说着,她的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啪往下掉。她是心疼儿子啊,小小年纪就要忍受这种心理折磨。

「妈,可他们怎幺说我是大头铁匠的种呢?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真的一样。还说经常看到你们在竹林里亲嘴,这是真的吗?」飞飞打破沙锅问到底。

啪,她重重地打了儿子一耳光,吼:「我叫你听别人乱嚼舌,我今天就打死你!」说着,她折了根树枝使劲地往儿子屁股上抽。

飞飞头一次挨这幺重的打,被打得哭爹喊娘。

要是换在以前,这幺大的动静,邻里肯定会急着跑过来劝,但现在没一个人来。大家都说她这是拿孩子撒气,是在打大家的脸。

晚上,有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竟然特意到了苗小英家,别的没有说,就是说她不该打孩子,听见孩子哭大家都有意见。

「我打的是我自己的孩子,关大家什幺事?谁家不会教育孩子呢?我家穷是穷,但穷也要穷得有志气,决不允许别人在背后乱嚼舌!」苗小英憋着一肚子气,不客气地回敬。

「你看你,好心来劝你几句,现在沖我们发火。无风不起浪哦,没有的事嚼得起幺?」一个老太婆觉得苗小英不该发这个火。

「是啊是啊,小英啊,做人要本分点,真的要本分点,不守妇道全村人都会瞧不起的。听我们几句,过去的事就算了,以后注意点哦。」另一个老太婆语重心长。

赖大富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截了当地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幺,我知道,我就是不愿像你们一样下作而已。你们说说看,我老婆跟大头铁匠在哪里亲热过?你们谁看到了?没有亲眼所见,你们就是乱放屁,放臭狗屁!」

「唉,大富啊大富,我们都知道你是个老实人,但是,别戴了绿帽子还得意洋洋。」先开口的老太婆气得脸铁青,说了这气话还觉得不过瘾,加了句,「我是觉得你这种烂忠厚的人是巴不得老婆给你多戴几顶绿帽子了,好有人对你家好,帮你家的忙,多划得来呀……」

此时此刻,苗小英已经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趴在桌子绝望地流着泪。怕把事情闹大,两个老太婆赶紧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在村前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苗小英跳河自尽了!

得知老婆跳河颓废,赖大富双腿一软,晕倒在地,口吐白沫。飞飞趴在苗小英的身上直喊妈妈。

流言蜚语闹出了人命,这下没人再吱声了,但是大头铁匠不答应了,觉得乱嚼舌头的人污衊了自己的清白,一定要为自己和苗小英讨个公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