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自己舞台!年轻设计师不要太沈溺于得奖迷思
作者: 点击:607 次
创造自己舞台!年轻设计师不要太沈溺于得奖迷思
Banner海报介绍:Bito是甲虫的英文谐音,希望能够像甲虫ㄧ样在黑暗中,为一点点的光明奋力飞翔。海报插画 by 手指。

访/ 刘耕名 编/ Yolyo’s Emily

关于刘耕名 创造自己舞台!年轻设计师不要太沈溺于得奖迷思 照片提供:刘耕名

刘耕名在去年回台湾创立Bito Studio甲虫创意工作室之前,曾经在纽约旅居九年期间,成功的在竞争激烈的设计之都站稳脚步。其实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在联繫耕名前没有做好功课,Google后才发现其实网路上有不少关于他的报导。在 2012 年,他也曾经在TEDxTaipei演讲过。想要更了解更多关于刘耕名的经历,可以直接去看去年他在TEDxTaipei的演讲喔。

TEDxTaipei是这样介绍他的:

I. 为什幺回台湾?

当年在纽约工作与生活都顺利定居下来之后,每每都有觉得日子虽然很安逸,但是总有一种是这个社会「局外人」的感觉。 我每天在最激烈的设计工作室製作美国的电视节目、全球的广告。

可笑的是,我做了超过300只广告吧,我大概只在电视上看过五次。有时候坐在地铁里,看着来自于各国移民的漠然面孔,心里想着大家都抱着什幺样的「美国梦」,才来到这片土地上呢?突然感觉「拿身份」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当时我想,要是现在不回台湾创业,那50岁时候当个移民第一代的我回台看,ㄧ定会后悔的。 说真的,当家人都在台湾时,回家实在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我从事的工作是Motion Graphic Design(动态影像设计)。简单来说,motion就是利用平面设计的视觉概念。用动画的方式,配合音乐和节奏所呈现出来的影像。

它可以是商业用途,也可以是实验影像,当影像、律动、音乐完美的流畅同步进行时,会给人愉悦或是震撼的视觉经验。在国外已经流行十几年的这个产业,目前在台湾还算是很新的一种表现方式。Motion Graphic像设计融合各种形式的媒材包括3D、手绘、或是stop motion再搭配同步音乐,让目前还是比较单一的影像制作的结构和叙事的方式,有更多元的可能。

创造自己舞台!年轻设计师不要太沈溺于得奖迷思 耕名位于布鲁克林的工作室。照片提供:刘耕名

我的目标是希望自己能将在国外流浪多年的经验以及工作室的文化带回台湾,创造出以设计为核心的影像设计製作公司。创造纽约工作室开放分享的氛围,让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可以互相激荡。同我们的训练是培养各种影像说故事的方式,各种视觉问题的解决专家。

这样的既能让自己在工作上变得非常的有弹性,可以很容易的跟各种不同领域的人才跨界合作。像是MV、广告、电影片头、电视台设计、网路、活动、互动装置…等等。我想现在新ㄧ代的创作人非常需要这样多元的舞台去展现自己。

回来常常听到政府在扶植台湾动画产业,希望能够在台湾开创像Pixar这样的公司。每个学生都在苦苦研究3D的技术。但是如果我们连好的短片实力都无法跟上国际,那怎幺去製作一只动画长片呢?所以我将从小而高效率的motion studio开始,培养台湾新ㄧ代的影像设计人才。

虽然这个产业是有很多发展的空间,但是台湾动态影像的应用还是不太成熟。但用另一个角度想,因为目前在台湾可以说几乎没有这个产业,所以可以发展的可能性非常多,我能不被侷限的去创造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公司,以及自己想做的事情。

II. 给年轻人的三个建议

一、想办法自己创造舞台,不要太过沈溺于得奖迷思。

目前台湾整个学术界都沈溺于得奖迷思,因为政府要政绩,「得奖了就是设计之都」这样的思维反而会本末倒置。如果得了奖才算是好设计,那幺得了奖之后呢?又,如果一个奖有那幺多人得,那为什幺台湾的设计还是都起不来。

因为我们缺乏自信,才需要洋人来肯定我们,绝对不要为了参加比赛想得奖而去做作品。其实,比赛这件事情很棒,我自己也参加过不少比赛、也得过奖。但是绝对不要有得奖迷思,设计毕竟是非常主观的东西。

二、不要被老一辈「抄袭压榨」的业界文化所影响。

虽然很难很辛苦,但是还是想办法坚持个几年吧!

三、持续保持对于设计,对于美的事物的坚持。

III. 正面思维:多做少说,用作品去影响别人

我一直相信自己回台湾就是在做有影响力的事情。以前在美国,不管如何还是一个异乡客。工作时是为别人的文化、社会做设计。不过现在回家后,是在帮助自己社会变得更美、更进步。这也是我在国外漂泊多年来渴望的。我相信这个信念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就是我的正向能量。

不过现状是不能马上被改变的。需要更多更好的人,ㄧ点一滴慢慢地去改变。我相信创作人就是要多做点少说点,让作品说话。现在这样的网路世代,只要努力去做,好的作品一定有机会会被世界看见。

在一个城市里二十几岁的年轻设计师们,如果每个人的愿望都要开咖啡店、民宿,或是卖旧货,那对于这个国家的设计产业绝对不是正向的。我们应该有更多的热情在尝试新的事。就让我们努力试试看个十年吧,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不过,这一代年轻人因为有多元的网路经验,所以生活美感都在提升,作品也都比上一代完成度还要好,这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儘管身处的社会每天负面新闻不断,不过我们并没有其他选择。我们还是必须用自己的步伐走下去。用聪明的方法说故事,用强烈的影像去慢慢影响这个社会。

IV. 推荐五位优秀的在地设计师

潘云家 Inca Pan 。一个很要好的插画家朋友。他一直都默默的画,这样一直画画也画了十年了。曾经也在别的公司上班,这几年自己出来接案子。儘管没有出过国留学,最近却在帮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画插画,靠着热情和网路,绝对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舞台的。

手指。甲虫工作室的伙伴,新一代很有想法的影像实验家,插画家。

蔡舜任。从义大利佛罗伦斯回来的油画修复师,在义大利的博物馆担任修复师,专修文艺复兴时期的溼壁画。卡翠纳风灾时候去纽澳良抢救古画。目前在努力地保存修复台湾的古蹟庙宇,也积极地在推动油画修复的概念。

Page Tsou 邹骏昇。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成为台湾第一个获波隆那国际插画大奖首奖插画家。

潘心屏。插画家、动画导演。在洛杉矶也有经纪公司帮他接案子,在LA也待了十年,现在已经回台。

V. 更多 Bito Studio 出品的动态图像作品

逗阵兄弟 Brothers,陶喆 David Tao x 卢广仲 Crowd Lu

Page Tsou’s Tin Soldier,勇敢的小锡兵

2013 SOW 国际净滩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