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在画布上说故事的插画家
作者: 点击:744 次
专访》在画布上说故事的插画家

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小路两旁长满了海葡萄树、吉贝木棉树和芒果树,树上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法兰西先生走进森林里,坐在倾斜的桃花心木上,细细描绘树根、树皮、藤蔓和地衣的美丽景象,欣赏红无花果树和棕榈树的共生关係……。




《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作者芒索。

去年(2016年)推出中文版的绘本《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是法国插画家斐德利克‧芒索(Frédérick Mansot)与知名纪录片导演吕克‧贾奎(Luc Jacquet)合作的成果。现年50岁的芒索成长于艺术世家,1989年自里昂的爱弥尔寇学院(Ecole Emile Cohl)毕业后,成为专职插画家,为许多青少年读物和童书绘製过插画。

贾奎的代表作则包括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企鹅宝贝:南极的旅程》(La Marche de l'empereur),以及反映儿童与动物友谊的《狐狸与我》(Le Renard et l'Enfant)。他于2013年推出的科普影片《从前有座森林》(Il était une Forêt),以敬畏之心看待自然与生命。全片以空拍角度宏观鸟瞰森林生态,又藉由细密的大光圈和微距镜头,逼近森林的幽微细节,展现自然深处的奥祕。透过贯穿全片的植物学家法兰西斯‧艾雷(Francis Hallé),旁白徐徐道出对人与自然的关係,以及对森林前景的关怀与忧虑。

全球热带雨林的问题正逐步恶化,科学家预测,若人类开发森林的速度无法减缓,到了2050年,热带雨林消失的面积可能等同于整个印度的大小。艾雷在森林中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整整一生,片中一句「动物统治空间,植物统治时间」发人深省。「如果我们像树木一样是以千年、百年来计算生命,我们会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什幺?」

《从前有座森林》与纯粹的纪录片略有不同之处在于,片中以实景和动画叠合,芒索细腻的针笔线条和绚丽多彩的设色,赋予了森林绚丽迷人的生气。绘本《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是纪录片的延伸,同时创作本书故事与图像的芒索,在画布上绘製的图像,极具创意和艺术感染力。

绘本的故事后半段,人类正在残害森林,森林烧焦的刺鼻气味、电锯和推土机发出的恐怖噪音,让天空变得焦黑,土地和苔藓也全部失去翠绿的颜色。所幸山榄树展现了坚定温柔的生命力和保护力,就像母亲般呵护着小树,使森林逐渐恢复绿意,也彷彿为人类的未来带来光明的希望。

本刊专访长期关注自然生态的芒索,请他与读者分享创作这部绘本的历程、画布绘图工艺的创作构想,以及自身与森林的亲密情感。

Q:您是在什幺样的机缘下与贾奎导演合作,完成这部森林绘本?创作过程中有什幺有趣的幕后花絮吗?

芒索:我从小就认识吕克(贾奎)了。在我出生前,我们的父母就已经是很熟识的朋友。小时候我们一起度过假期时光,长大后也一直是好朋友。我和吕克初次合作是在他拍摄电影《狐狸与我》的时候,吕克提议由我负责画一幅装饰小女孩房间的图画,那是那部片的最后一景。另外,吕克也请我为电影故事书画插图。

吕克筹拍《从前有座森林》这部纪录片时,邀请我和其他8位艺术家一起到非洲加彭参观拍摄地点。那真是一场奇异的冒险!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沉浸在原始森林植生繁茂、绿意盎然的世界中。我们参与了各式各样的拍片工作,跟电影团队一起作息,与绘本故事角色的原型,植物学家法兰西斯‧艾雷谈天,过着探险家般的生活……而这一切的主要目的,就是在拍片前后创作一些艺术作品。

就我负责的部分而言,我画了很多素描,我从周遭事物(植物、宿营地的生活、某些队员的经历……)汲取无限灵感,将这些创作材料「装进行李箱」带回法国。

这个经验极其丰富,回到国内以后,我很快就构思出「法兰西先生」的形象。法兰西先生漫游林间的意象,就是我在加彭亲身经验的写照。在我的创作生涯中,这本书无疑是个里程碑,因为我既是插画家,也成了作者。




芒索的创作媒材主要是布料。(水滴文化提供)

Q:《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的绘图风格十分特别,除了许多若隐若现、藏匿在插图下的花卉植物图像之外,还有许多像是「织品」的纹理与迷人的色调。请谈谈您的艺术作品以及诠释手法。

芒索:坦白说,我经常改变作画风格。目前我的大部分创作是在布料上进行,有时我也用色铅笔或水彩作画,或者利用再生材料和油漆、照片拼贴、在画纸上漆绘等方式创作,甚至还会用乾燥植物……,不过这些年来,我的创作媒材主要是布料。我花了很多时间寻找一种完全紧实而且完全乾燥的布料,用它来作画。直到今天,我一直乐此不疲,因为我还没完全发掘出这种手法的所有资源和创作的可能性。

我很喜欢用图画把某种物质覆盖住的概念,彷彿帮布料穿上衣服。在「玩弄」织品图案的同时,让人隐约看到我的创作基底,也就是我作画的媒材。对我来说,这也是走入故事及人物的第一个方式,这无疑让我能看到他们双眼所见,感受到在他们周遭与他们贴近的事物。有些书我可能会使用非洲印花布,其他书则可能使用富有繁茂植物和争奇斗艳花卉的布料……这让我感觉自己跟故事角色的距离更近了。

Q:您通常在哪里创作?完成一本书约需多少时间?

芒索:我是在自家工作室里创作,工作室就在我们家的中央部分。我工作的时候既需要安静的环境,也需要活泼的朝气。这话听起来有点矛盾,但如果没有家人围绕在身边,我真的无法创作,家人是我的灵感泉源。

通常我从创作计画发想到完成,需要花两个月时间,不过这本书我一共花了半年才完成,因为还有文字的部分。

Q:这本绘本中隐藏了一些有趣的细节,譬如有只可爱的小蝴蝶随时跟在法兰西先生左右,以及法兰西太太不断提醒先生记得「买麵包」的叨叨絮语。这些巧思有什幺特别意义吗?

芒索:您们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的确,画面中总是有小蝴蝶在飞舞,但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幺……我猜想,那或许是我在无意间画出来的也说不定。

其实不管是蝴蝶或是麵包,我想表达的意涵可能是「我们永远不孤单」这件事情。即使我们离家千里、迷失在森林深处,就像当时我们在加彭的森林那般,生命总是萦绕在四周,紧紧牵动着我们。




抬头仰望高大的山榄树,自然显现人类的渺小。(水滴文化提供)

Q:大自然给了您什幺样的灵感?

芒索:在加彭那段时间,有一天,法兰西斯(艾雷)带我们去看森林之王「山榄树」。由于那里的植物都长得非常茂密,所以一直要到抵达山榄树下方,我们才发现它的存在。但当我们抬头仰望那棵山榄树时,感到无比震撼,因为它是那幺高,而且树枝伸展得那幺宽阔。

法兰西斯告诉我们,山榄树的根甚至比树枝更长!一行人坐在地上,我开始画画……起初四周一片寂静,然后我们忽然听到彷彿雨滴掉落地面,打在枯叶上的细微声音。但是,并没有雨水从天上落下来啊!?于是法兰西斯开始寻找这个奇妙现象的成因。几分钟后,他神采飞扬地走回来,手中握着十来片山榄树的花瓣。原来山榄树会「哭」,落花就是它的眼泪!这种景象诱使我想出「山榄树流泪」这个神奇的桥段,山榄树洒下泪珠般的花朵,展现神祕力量,让遭祝融焚毁的森林重现生机……




(水滴文化提供)

Q:您曾试着读这部绘本给孩子听吗?您觉得有什幺方式可以引导孩子们更深入了解美丽的大自然?

芒索:在实际朗读这个故事以前,我常会跟小朋友们描述我去非洲的那趟旅行。书中的故事跟我的旅行是两条互相交织的线索,在我的脑海中也是如此。除此之外,还有《从前有座森林》这部电影。这几个元素融汇在一起后,都能使彼此更加丰富。我的用意跟吕克和法兰西斯一样,我们都相信充满惊奇的双眼能够解救世界,而这个动人的旅程其实早已经展开了!

Q:对想从事绘本创作者的建议?

芒索:作梦,画画,让其他人一起作梦!

从前从前有一座森林
L'homme qui dessinait les arbres

作者:斐德利克‧芒索(Frédérick Mansot)
译者:徐丽松
出版:水滴文化
定价:350元
【内容简介】

《从前有座森林》纪录片(法语发音,无字幕)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