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丰晴:23岁的我认为天下无贼,结果在广州买了黄牛票又被骗
作者: 点击:191 次
用破中文找到高薪工作

好不容易办完签证了。张妈妈的员工到机场接我。那时候没有手机, 他很担心我在机场里面发生了什幺事?到底有没有来到台湾?所以看到我的时候,他很开心地笑了。看到他我也终于放鬆,快要哭出来了。我们从机场直接到美髮店。张妈妈与益绍桑迎接我。看到益绍桑的时候,其实我完全不记得他的脸。他也不记得我这个打工的人。我们是彼此几乎都不认识的两个人,但他们还是欢迎我,提供给我宿舍与三餐。他们说,先休息几天再上班。我自愿隔天开始上班。

他们问我,我这行做多久?

我:「从来没有做过。」

张妈妈:「你不是在美髮店打工?」

我:「我只洗毛巾。」

他们:「……」

我:「……」

因此,我的工作是开门,送茶。

我跟他们说,希望能够找到日本料理店的工作。如果找到工作我就搬出去,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他们说,外国人在台湾其实不容易找到工作,就当作暑假来台湾玩,还是提供宿舍与三餐。他们对我超级好,让我感受到台湾人的热情与温柔。但我不好意思白吃白住,我一定要找到工作。但是他们说得没错,我要怎幺找到工作?又不是很厉害的厨师,我只能当助手。而且我希望的薪水是三万五千元,还另外要包含宿舍。现在有旅游打工签证,也有很多日本料理。十七年前的环境跟目前差很多。现在回头看,我也觉得不可能找到工作。

一个月三万五千元的工作哪里找?

我在美髮店打工几天,我每天的工作是开门、送茶、聊天,觉得自己很没用。

上班第五天,希望的风吹进来了。我一样开门、送茶。走进来的客人是日本人。他叫S桑。他说自己的店明天开幕,也就是斜对面那家日本料理,走路十秒就到,要我有空去喝咖啡。我觉得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因此,那天下午就去找他,第二天也找他,第三天就开始上班。我跟他说先不谈薪水,看完我的表现再给我。没有薪水也没关係。

我每天拚命工作。我是他的厨房助理,也是他与其他员工的翻译。我努力学厨房里需要用到的中文。工作时我一直看他,因为我必须知道他要什幺?因此,两个礼拜后,我变成他需要的人。S桑那时候的年龄快要五十岁,是个豪迈,大方的男人。他喝酒前是个绅士,喝醉酒就变色狼大叔。他的故事很有趣。他会说流利英文,去过很多国家,开过很多餐厅,有结过婚,也离过婚等等。对二十三岁的我来说,他的故事很刺激、很色。我很喜欢听他喝醉后的故事,但他喝多了就什幺都不记得,开始乱讲、乱骂人,有点可怕。虽然酒品很差,但我还是喜欢他。

时间过得很快,我的签证时间(三十天签证)快到了。我找时间跟S桑谈接下来的事情。我跟他说,我想留在台湾,也希望在这边上班。但一年后我要回北京念书。我希望在台湾赚学费,因为未来我要念中央戏剧学院,想要当演员。我需要的钱是一万元的房租,一万元的零用钱,两万五千元存下来,总共四万五千元。二十三岁的我很会计画。我知道四万五千元的薪水很多,但是S桑应该会答应,不过他的合伙人是个台湾女生意人,很难说服她。我的薪水可以请两个台湾人了。不过,她知道我在的话,S桑就会很开心。成功的机会是百分之五十,我赌下去了。

结果,他们提供宿舍给我,因为我的薪水是三万五千元。理论上,这样可以存钱,一年后可以回北京,一年后我的中文就会变得很好。只待了一个月的台湾,我抓到追求梦想的机会。我赌赢了!我的台湾奇蹟,开始了!

我绝对不会再被骗了

我在日本料理店上了一个月的班后,找到一年限定的工作。刚好三十天签证也没了,我要回北京一趟,办事兼拿东西。

我买了从台湾到香港的来回机票,因为机票很贵,我决定到香港后去广州,再从广州搭火车到北京。又省钱又可以旅游。日本料理店的老闆娘说,那边很多骗子要小心。那个时候的我很有自信,因为我在台湾的一个月中文进步很多,所以我跟她说:「别担心,我不会被骗的!」

结果,我在广州买到假的票。因为那天不舒服,我不想排队。加了点钱买黄牛票,虽然贵一点(两百人民币)。跟卖黄牛票的人开始喇赛,杀价。他们觉得我很牛逼,中文很好。我们先坐公车去别的地方。然后再走地下道。走了很久后,他要我等一下,然后他进去很髒乱的巷子里,我在巷子口等待。其实整个过程很刺激,我也知道这是违法的事。那时我刚看完《不夜城》,觉得自己是小说里的主角刘健一(电影是金城武演的), 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

买黄牛票真刺激

卖黄牛票的男人回来了。他给我的时候非常小心,一直东看西看。我 觉得买卖黄牛票没那幺严重吧?买了票我得意地去月台等火车。要上车的时候,车长跟我说:「你的票是假的,而且是非常假的那种。」后来才知道,假的票有分好几种,有很像但是假的票,我的则是非常假的票。我呼喊:「我已经付钱了!而且比一般票价还贵呢——!」我跟车长抗议,不过他当然没理我。我还是不能坐火车。火车走了。火车走的时候,很像女朋友要离开般难过。

我失望地待在月台时,有个人带着国家什幺什幺的牌子的女人跟我说:「你怎幺了?要不要找饭店啊。反正今天已经没有往北京的车了。明天我帮你买票。不用担心,我们是政府保证的。」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这次一定会自己买票,但我是个傻瓜。那时候的我,认为天下无贼,所以相信她。心里唸一个日本俚语:「捨てる神ありゃ、拾う神在。」(有的神会丢,有的神会捡)。

那天我住在她提供我的饭店。说是饭店,其实是很烂的旅馆。她说只剩下一个房间,房间很大,但里面什幺都没有。只有六张床与有大便的马桶。我要沖大便的时候发现,马桶坏了。服务生说,用水桶自己沖。当然洗澡设备也糟透了,只有很烫的水或很冰的冷水,没有中间点。我觉得算了,反正才住一天。

第二天早上,我以为票买好了。结果她说,今天的卖光了。明天再买,要不要再住一天?听完我火大了,我说:「我已经没钱了,买到假的票,也住了一天大房间,我票钱已经给你了,我没钱了。你要想办法给我票!不然我恨妳!」她后来说,她想个办法。没多久她就回来,说买好了等一下的火车票。到了火车站她给我票,我先检查票。因为我要的是可以睡觉的票,但是票上没写到北京的字。

我问她:「我要到北京呢。」她说:「这是北京前几个站。你到了那,再给五十元就可以坐到北京。」她给我五十元。我跟她说:「我已经没钱了,妳不要再骗我,如果妳骗我,我就恨妳。」

我终究还是被骗了

最后,我坐车七个小时就被车长赶下车。到北京还要二十九个小时, 我还有二十二个小时怎幺办?我把五十元给车长。结果我移到餐车,在餐车睡到早上。到了早上被叫醒了,又要给钱。我真的没钱了,怎幺办?我在香港机场买了一条Marlboro Lights香菸。我在火车里开始卖。还好赚了五十元之后,我移到的地方是最便宜的车厢——在电视里看过的地狱车厢。连放行李的地方都有人住,地板上都是垃圾,超级臭又髒,但根本没位子坐。

结果我坐在车厢与车厢的接点,有很髒厕所的地方。我想了想,我等于是付了机票的钱(假的车票加住宿费再加车票就是一千六百元人民币),现在却坐在超级髒臭的地方。我心里很难过,但是后来觉得这个故事超好笑,有一天可以写书。我终于写给大家看了。二十三岁的我,辛苦你了。

相关书摘 ►北村丰晴谈与大师合作经验:我相信有电影之神,而且电影之神爱侯导!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骑摩托车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为最台日本人》,大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北村丰晴

是导演、演员,也是居酒屋老闆。出生在忍者的故乡(却是痴汉最多的地方)——日本滋贺县甲贺市,曾经四年内换了二十个以上的工作。

1997年因缘际会来到台湾,先后就读台湾艺术大学电影系、台北艺术大学电影创作学系硕士班。作品包括电影《爱你一万年》、《阿嬷的梦中情人》、电视剧《流氓蛋糕店》,亦曾客串演出《海角七号》、《楼下的房客》等电影。2010年接父母移居台湾,共同经营日式家庭料理居酒屋「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2017年以电视剧《恋爱沙尘暴》入围金钟奖最佳导演。

《骑摩托车戴安全帽那一年》是北村丰晴梦想总集合,也是认证北村独有的台湾奇蹟事件簿。台湾美丽岛让一个在日本滋贺县的长大的青春少年,成为用中文创作的知名导演,写出20年的追梦故事,因为一个奇想,北村丰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最爱台湾日本人传说!

北村丰晴:23岁的我认为天下无贼,结果在广州买了黄牛票又被骗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