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不该忍──但容忍其实很有用
作者: 点击:433 次

你觉得不该忍──但容忍其实很有用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身为自由主义者,我相信人有权决定自己要过什幺生活,除非你的选择注定伤害别人(例如,你决定以抢劫取代工作维生),否则不该受到公权力的干涉。我可以基于平等的考量,支持动用公权力对富人课税,以弥补社会上因为运气、背景处于劣势的人,让他们有和其他人类似程度的机会,去追求自己认定的美好人生。但我不会同意说,我们可以基于认为某种生活比较有价值,动用公权力去推广它,或者对其他「相对比较没价值」的生活选择设下阻碍。在我想像的理想社会里,公民只有两个义务:

原则上,只要公民尽到这两个义务,他就再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欠社会些什幺。他不需要因为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被多数人欣赏,而改变些什幺,政府当然更不能因此剥夺他自主生活的空间和机会。

有些人可能认为,这种自由主义式的意识形态非常空洞、无法带来生命意义和生活动力:如果你是自由主义者,那幺,你的生活怎幺过都可以,毫无核心价值和原则。这些人或许会比较,例如说,如果你是认同中国传统的民族主义者,你可能致力于在台湾社会推动中国认同,认为我们不但应该在高中必修四书、增加文言文比例,并且也应该在各式民生制度上维持传统,例如婚姻。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政治活动预设的价值非常明确:你不但认为自己应该以中国人的方式生活,并且认为其他人也一样。

我们可以这样说,中国民族主义的生活方式依循中国传统的价值。此价值非常明确,并且决定中国民族主义者对内如何生活,对外如何影响他人。更重要的是,这项价值让中国民族主义者有理由努力过生活:你当然不见得要当中国民族主义者,但如果你是中国民族主义者,你的生活就不是怎样过都可以,或许你不会坚持别人也要读文言文,但你自己会读,并且在别人贬低中华文化的时候多少感到恼怒。

以此对照,其实自由主义者也有明确的、会促使我们为其努力的价值可以在生活上依循:容忍(tolerance,有时候也译为「宽容」)。容忍的基本精神,是相信别人跟自己一样有权利依照自己的意思过活,即使我们并不欣赏其他人的生活方式。根据法国哲学家德洛瓦(Roger-Pol Droit)的分析,容忍并不只是什幺都不做,他区分了两种层次:弱性的宽容,以及更强势的宽容。

在弱性宽容的情况下,以不惩罚、不处分、不採取司法追诉、不弹劾等为主;总之,重点不再于行动,而是避免压迫、任其生存。而若转向较强势、叫有建设性的宽容,则着重于克制挑衅侵略、消弭恨意或轻视、不惹怒或侮辱他人。这一次,有所行动。但这行动仅止于消除负面的行为……
(德洛瓦《宽容》Ch.1,你可以在这里看到部分段落)

不见得所有自由主义者都强调容忍,但对于强调容忍的人来说,确实有一些既定方向可以形塑生活,促使我们努力:我们要协助社会制订更开放和公平的法律,维持对于各种价值观的「弱势容忍」;我们要主动参与社会讨论,推动道德意识,促进对于弱势价值观的「强势容忍」。

我想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中国民族主义是一种「一阶价值观」,它和其他一阶价值观一起存在在台湾社会,例如「中华民国独派」、「台湾独派」、「法鼓山系统佛教主义」等等。历史上的许多大规模争端,是出于一阶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例如所有的宗教战争和民族主义战争。在这种情况下,身为「二阶价值观」,容忍呼吁人重视一阶价值观之间的差异,并寻求那些不会造成战争、迫害和歧视的解决方案。你不见得要成为容忍的人,但如果你所处的社会由许多不容忍的人构成,那你最好祈祷自己认同的价值观刚好非常主流,不会受到迫害。

当然,容忍本身并不像其他文化认同或宗教,能直接为你指示出你生命的最终意义。但我认为,如果你正在为寻找生命意义苦恼,那幺,成为一个容忍的人或许是好选择,因为容忍能帮助你更客观地看见各种一阶价值观的内容和特色,并可望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最后,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容忍这个概念,我推荐你读陈焕民写的〈到底是河蟹还是绿豆糕?〈雅量〉背后的哲学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