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道德,不一定等于我的:道德魔人百百种,原来都是价值观
作者: 点击:704 次

你眼中的道德,不一定等于我的:道德魔人百百种,原来都是价值观

在某个深邃黝暗的森林东方,有个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场上牧羊。这里的规则很简单:每户人家获得相同数量的羊,各家各户派出代表参加管理公地的长老会议。长年以来,长老会议做出了许多困难的决定。

举例来说,某户人家养了体型特大的羊,从公地上为自己取用了更多资源。经过一番热烈辩论,长老会议决定禁止这件事。另一户人家则被逮到毒杀邻居的羊,为此他们受到严厉惩罚,有些人说罚得太重了,有些人则说罚得还不够。经历这些挑战,东方的部落存活了下来,蓬勃发展,其中有些家庭比其他家庭更加兴旺。

森林西边是另一个部落,其中的牧民也共享一个牧场,但是每户人家的羊只数量是依据该户人数来决定。这里同样也有长老会议,也做了困难的决定。

有个特别会生的家庭有十二个小孩,远比其他人家都多,有些人抱怨他们从公地耗用了太多资源;另一户人家的成员生了病,六个孩子在一年中就死了五个,有人认为剥夺他们一半以上的财产是雪上加霜,并不公平。儘管有这些挑战,西方部落也存活了下来,蓬勃发展,某些人家比其他人家更发达。

森林北边又是另一个部落,这里没有公共牧场,每户人家都有一块用栅栏围起来的地。这些地的大小与肥沃程度差异很大,有一部分是因为有些人比其他人聪明、勤劳,他们用积存下来的财产向较不发达的邻人买来土地。但有些牧民较不发达不是因为不努力,只是因为时运不济,被疾病夺走了他们的牲畜或孩子。

还有一些牧民却出奇地幸运,他们不是因为特别聪明或勤劳而拥有庞大肥沃的土地,只是因为继承而富有。在北方这里,长老会议不太做事,他们只需要确保牧民遵守相互之间的承诺,并尊重彼此的财产权。北方家庭在财富上的庞大差异是许多纷争的来源。每年冬天都有一些北方人因为饥寒交迫死去,但大部分家庭还是发达了,其中一些比起另外一些要兴盛许多。

森林南方是第四个部落。他们不仅共享牧场,也共享动物。他们的长老会议非常忙碌,长老们负责管理部落的牲畜、分派工作给人们,并监督他们工作,部落劳力的成果则由所有成员平均分享。这也引发了许多争执,因为某些部落成员比其他人聪明而勤劳。

长老会议听到不少关于工人偷懒的抱怨,但努力工作的人还是占大多数,有些人是受到社群精神的感召而工作,其他人则是因为怕被邻人斥责而上工。儘管有这些挑战,南方的部落也存活了下来,虽然不如北方那样发达,但也够好了,而且在南方,没有人在冬天因为挨饿受冻而死。

有一年夏天,一场大火烧毁了整座森林,只剩下灰烬。之后下了几场大雨,没多久,茂密的森林就变成了铺满一片嫩绿青草的山丘,是放牧牲畜的绝佳场地。四邻的部落都赶来宣称他们的产权,造成许多纷争。

南方部落宣称新的放牧场是属于每个人的,必须为共同的利益加以运用。他们组织了一个新的委员会来管理新的牧场,并邀请其他部落派出代表参加。北方牧民对此嗤之以鼻。当南方人筹画他们远大的计画时,北方人家已经盖起了房舍与石墙,并且放他们的牲畜出来吃草。许多东方人与西方人也这幺做,只是没有那幺积极。一些家庭也派出代表参加新的委员会。

这四个部落激烈争吵,许多人与牲畜因此丧失生命,小争执变成流血冲突,最后再演变成致命的战争:有一只南方人的羊溜进了北方人的地,北方人归还了这只羊,结果另一只南方的羊又跑来,这次北方人要求赎金,但南方人拒绝付钱,于是北方人杀了那只羊,南方人也抓了三只北方人的羊宰掉,北方人再抓来南方人的十只羊宰掉。接着南方人烧了北方人的农舍,杀了一个小孩。十个北方家庭冲入南方人的聚会所,放火,杀了数十个南方人,包括许多小孩子。就这样一来一回,他们用暴力与怒气对干,让青翠的山丘浸满了鲜血。

更糟的是,远方的部落也来到新的牧场进行开拓。有个部落宣称新牧场是上帝赐给他们的礼物,在他们的宗教经典里,早已预言了这场森林大火与绿色山丘。另一个部落宣称新牧场其实是他们祖先的家园,他们是在好几代前离开这里,当时还没有森林。

新到的部落也带来了在外人眼里十分奇异、甚至荒谬的规则与习俗:黑羊不能跟白羊睡在同一块圈地上,女人在公众场合要把耳垂遮起来,还有严格禁止在星期三唱歌。有个男人抱怨一个邻居妇女在照料羊群时露出耳垂,害他那些敏感的儿子看到。女人拒绝遮住耳垂,这让那个虔诚的邻居极为愤怒。

一个小女孩告诉一个小男孩,他家人所祈祷的上帝并不存在,惊恐的男孩将这件事告诉他的父亲,父亲则向女孩的父亲抱怨,女孩的父亲替他的女儿辩护,称讚她冰雪聪明,并拒绝道歉,为此女孩的父亲被杀了,这是他冒犯部落律法的必然下场,而由此也引发了另一场血腥仇杀。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