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作者: 点击:314 次

在2016年夏天,曼菲斯灰熊总经理Chris Wallace在深思熟虑后,冒着风险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在上赛季以42胜40负收尾后,灰熊以当时NBA历史上最大的一份合约续约了Mike Conley。这份合约让灰熊的管理层几乎锁死了自己未来的操作空间。Conley是目前灰熊核心阵容中最年轻的一个,在他的带领下,灰熊从一支毫无存在感的球队变为西区季后赛的常客。灰熊也给了他最大程度的回报,他们用一份五年超过1.5亿美元的合约与他续约,合约的最后一年为球员选项。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与这样一位28岁,并且伤病频发的控卫顶薪签约是有风险的。风险在于围绕他所组建的核心阵容能否维持多年。在之前的一个赛季,Marc Gasol同样以五年顶薪与球队续约,并且拥有最后一年的球员选项,合约结束时他将年满35岁。灰熊还在自由球员市场上以4年9500万的价格签下了容易受伤的Chandler Parsons,并希望他可以成为球队核心阵容的第三块拼图。Zach Randolph和Tony Allen的合约都将在2017赛季结束后到期,随着职业生涯进入晚期,他们已经準备好了接受一份老将合约。这一系列操作的目的在于,签下Parsons补强核心阵容,并希望在未来几年可以保持核心阵容的稳定并至少再打进三到四次季后赛。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然而事与愿违,灰熊上赛季虽然艰辛的打进季后赛,但核心阵容中,Parsons整个赛季报销,Gasol和Conley也因伤缺席了很多场比赛。菜鸟教练David Fizdale把Zach Randolph放进了替补席,失去先发的Randolph也因此在赛季结束后选择离开。受限于薪资空间,灰熊没有办法留下Tony Allen。同时,由于多名主力缺阵,JaMychal Green得到了大量的上场时间,但他高于预期的表现却反而为灰熊队带来了「甜蜜的烦恼」,他们需要为他提供另一份较大的合约,这让Wallace几乎无法进行后续操作。

在2017-18赛季开始仅几个月后,之前累积的诸多问题便纷纷开始爆发。Conley再一次受伤倒下,Parsons依旧没有打出人们预期的表现(儘管和上赛季相比,他已经打得很不错了)。Gasol 因为和Fizdale的不合并最终导致Fizdale下课而饱受批评。令人困惑的是,正是Fizdale在上赛季花了很大力气将这支球队整合在一起,本赛季却突然出现这种不和传闻。除此之外,在过去十年,灰熊的管理层在选秀方面几乎毫无建树,他们无法在核心阵容身边补充优秀的年轻球员。很多人认为灰熊的「强硬」时代已经结束,是时候推到一切开始重建了。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但这个由Wallace一手打造的核心阵容,将从本赛季开始,并在之后几个赛季,让球队付出高昂的代价。当初冒风险顶薪续约Conley以及盲目在Parsons身上砸钱的操作,如今让灰熊「自食恶果」,而且他们并没有提前準备出一个应急方案。灰熊可以尝试交易走几名核心球员并开始重建,但是这个任务实际面临的困难要比看起来大得多。

如果保持现状的话,在2019-20赛季,灰熊将付给Conley、Gasol和Parsons三个人合计8300万美元——这几乎佔了球队薪资上限的75%。这三人的巨额合约也为交易製造了困难,为了把他们交易到其他球队,灰熊可能需要吞下另一份佔空间的大合约或者加上未来的选秀权。但是为了开始重建而送出选秀权的操作根本就毫无意义。所以,灰熊如今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局面:无论是否开始重建,球队的未来都完蛋了。

但灰熊仍拥有两名正值当打之年的球星(Conley和Gasol),而且不管怎幺样,他们都连续多年打进了季后赛。对于这样的一支球队,通常是反对他们过于激进地拆散核心阵容的。虽然如果把时间拉得够长的话,灰熊这种「自我毁灭式」的重建方式说不定会像本赛季的费城76人一样取得成功,但他们还是最有可能像魔术、国王和灰狼这些球队一样,经历长时间的输球甚至在某一段时间跌入谷底。对于灰熊来说,他们的未来几乎注定一片黑暗,任何选择看起来都不能带来一丝曙光。

不管是拆散核心阵容也好,小修小补也好,甚至是选择维持现在的阵容一条路走到底也好,每一种选择都存在缺点,并会带来各种无法预测的后果。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灰熊这个赛季是失败了。上到老闆,下到球员,这支球队中的每一个人的未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这让人们根本无法预测灰熊队接下来究竟会发展成什幺样子。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总之,不管责任在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灰熊目前这些球员明显不适合在一起打球,而且总教练也不适合这支球队。随着赛程进行至圣诞假期,灰熊的场均回合数仍然排在联盟的最后一名,即便近年屡次换帅,并且每任总教练都说过要改变灰熊的进攻,让他们打出更快的节奏并更符合现今潮流,但显然结果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上赛季总教练Fizdale对球队的改造似乎有些分裂,灰熊延续着迟缓沉重的进攻风格(场均回合数排联盟第28),但他却让Gasol和Randolph这样的内线球员开始尝试在外线投三分球。

灰熊的三分出手数排在联盟最后5名,进攻节奏缓慢,同时进攻篮板率也排在第25。攻防转换(体现在回合数上),外线出手和补篮,所有这些可以获得轻鬆得分的进攻手段灰熊都不擅长。更致命的是,他们的两名核心球员都不是擅长透过单打解决问题的。怎幺说呢?也许这并不能都怪Fizdale,从一开始他所面对的就是一个很烂的摊子。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但作为球队教头的尴尬之处在于,你需要为球队最终的场上执行负责任,即便有些时候执行好坏不是你能决定的。当球员真正在场上执行时,总教练所能控制的其实很少。他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找到方法让不同球员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但当你的阵中只有一到两名可靠的得分手时,想要设计出高效的进攻战术确实有点困难。

根据Synergy数据,在每次暂停后的进攻回合中,灰熊的效率排在联盟第23,这个排名略低于他们正常半场阵地战进攻效率(第21)。作为总教练,利用暂停安排战术本应是最能体现他们对比赛影响力的地方,但是上赛季的Fizdale在这方面的表现着实不能让人满意。如果和联盟中大多数球队比较的话,灰熊暂停后半场进攻效率的表现真的很差。和正常半场阵地战进攻相比,灰熊暂停后每回合进攻得分甚至会降低0.046分。

但这其中表现又要考虑到伤病和不完整的阵容所带来的影响。上赛季,Conley、Gasol和Parsons只在一起打了17场比赛,球队中的其他球员之间也明显磨合不够。如果评判一名优秀教练的标準是他利用暂停制定战术的能力的话,联盟中只有那幺少数几位可以算得上成功。但一名善于培养年轻球员的教练同样是一名好教练,Fizdale并没有得到够多的时间来让他证明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如果球队选择在内部不和时力挺超级球星的话,那战绩也就变得不那幺重要了。

对于Fizdale、Bickerstaff和没有培养出年轻球员的Dave Joerger来说,完全怪罪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合适的。最应该为如今残破不堪的球队阵容负责的人,是总经理Chris Wallace。没错,他的确打造出了灰熊黑白双雄时代的那套阵容,但却没能将其保持。作为小市场球队,为了吸引大牌球星往往需要付出更多代价。但即便如此,当他们得到自由球员Parsons时,大家还是普遍认为灰熊是赚的。然而事后来看,核心阵容Conley、Gasol和Parsons三人佔据了太多薪资空间,会严重影响操作灵活性,但这种结果和影响其实在一开始并不难预测。另外要说明的是,这三人没有任何一个赛季能同时做到场均得分超过20,这样的球队核心在西区根本不具备竞争力,多支三巨头或双核带队的球队都比他们的实力更强。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那就是从2010年开始直到本赛季,没有任何一位灰熊自己选中的首轮新秀打了超过80场比赛。

Jarell Martin马上就将成为为灰熊效力最久的首轮新秀了,但他也很有可能逃不过失败的结局。上赛季,为了替Mario Chalmers腾出位置,Wade Baldwin在新秀合约第一年就被裁掉。Jordan Adams的情况基本上也相同。Tony Wroten、Xavier Henry和Greivis Vasquez都在兑现天赋前就被草草交易。因为球队薪资上限问题,本来备受期待的二轮新秀Rade Zagorac一场都没打便被裁掉。另一位用首轮籤交换才选来的二轮秀Deyonta Davis,目前也没有展现出太多天赋。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这就是球队总经理Wallace和球队老闆Robert Pera的管理理念:如果新秀不能立刻带来即战力,那幺球队会迅速将他抛弃并重新开始。这样的球队文化几乎不可能带来满意的结果。对于那些年轻球员来说,尤其是近些年灰熊选中的首轮靠后顺位的新秀们来说,往往需要经历多个赛季的耐心培养才能真正开始为球队做出贡献。但是随着总教练Fizdale的下课,人们更难相信灰熊会有耐心培养年轻人,然而对球队来说,培养年轻人明明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也是最能让球队持续保持竞争力的事情。

当然我们也可以简单归结于,Wallace的选秀眼光太差了。除了Vasquez以外(被用来交易换来Quincy Pondexter),所有灰熊选中的球员在联盟其他球队中也没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灰熊把两支乐透籤浪费在了Xavier Henry和Hasheem Thabeet身上,又为了获得Deyonta Davis付出了过多代价,除了本赛季的新秀Dillon Brooks以外,他们并没有在次轮中掏到任何有价值的球员。

如果不能从选秀中获得天赋的话怎幺办呢?其实还可以到别地方去寻找,比如说将赌注押在那些被其他球队放弃的年轻球员身上,但这样的赌注往往风险极高。对于James Ennis和JaMychal Green这样的球员来说,可以不用和他们签多年合约,同时还能享受他们在场上所带来的价值。在自由球员市场上用双年特例签下Tyreke Evans这样的球员的确很划算,但心里也清楚如果想留下他就必须要花更多的钱。

受限于紧张的薪资上限,灰熊都是用相对较短和较低价的合约签来了以上三位球员,但是他们都打出了超过他们合约价值的表现。Evans的表现实在是令人惊喜,并且很有可能在本赛季竞争一下年度最佳第六人。他本赛季的三分命中率达到四成,要知道他之前生涯三分命中率只有糟糕的29.7%。他的出手如今变得更加顺畅而且充满自信。但很显然,对手并没能及时改变对他「放投不放切」的防守方式,而Tyreke Evans也受益于此,不断利用挡拆后的投篮来让对手付出代价。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灰熊并没有Evans的鸟权。虽然本赛季灰熊惨不忍睹的进攻全靠他一人拯救,但是如果想要在本赛季结束后长期将他留在队内也不太现实。灰熊明年的薪资预计将超过薪资上限400万左右,如果想要以符合Evans目前身价的合约留下他的话,灰熊的操作难度很大。

在Fizdale的建队思路中,Green和Ennis两个人是为数不多从阵容中脱颖而出的有价值的球员。Green目前的合约还剩两年,并且CP值很高,但这次签约其实和总经理Wallace的关係并不大,作为受限自由球员的Green在休赛期并没有得到理想的报价,因此才选择和灰熊低价续约的。至于Ennis,他将在本赛季结束后成为自由球员,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27岁的年龄问题和糟糕的助攻失误比。Ennis的上限就是一名合格的角色球员,灰熊真的有必要为了他付出太多吗?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Wallace和管理层需要在今年冬天慎重作出决定,他们需要考虑球队推倒重建的力度究竟有多大,以及如何做才是最合理的。Gasol是他们手中最大的筹码,很多球队都想要得到这位全明星中锋。如果灰熊不能赶快打起精神重新开始冲击季后赛的话,那幺其余包括Evans(由于上述所提到的1年短期合约问题),Ennis和Brandan Wright等球员都将很有可能在交易截止日前被送走。

由于Gordon Hayward赛季报销,塞尔提克获得了一个价值840万美元的伤病特例,他们可以直接签下Evans,并补偿给灰熊一个选秀权(虽然不太可能是首轮选秀权)。为了弥补Evans的空缺,灰熊可以试试从发展联盟中挑选一些有潜力的年轻球员。潜在的交易对象还包括拓荒者,他们可以用另一份快到期的大合约来交换Evans,并且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再搭上一个选秀权。拓荒者可以将Evans视为后场的另一个持球点和侧翼防守者。只要Wallace对这个330万的到期合约的价值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幺肯定会有多支球队来询问Evans的。

这就是灰熊的现状,他们一方面希望强行延续强硬的精神,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从前那支球队的气质和灵魂其实早就不在了。他们白白放走了Allen和Randolph,没有得到任何回报(Randolph和Vince Carter居然去了国王,更讽刺的是,Randolph还和灰熊前总教练Dave Joerger重聚了)。另一方面,他们还寄望用Mike Conley和Marc Gasol的鉅额合约来换取球队未来。

灰熊的另一种选择是继续保持核心阵容,留下这些超高薪的球员,并试试看内部挖掘能不能帮助球队在今年或明年重返季后赛。他们当然可以让几位30岁左右的明星球员带着一群尚不具备实力的年轻人就这幺继续打下去,但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幺呢?所以,相较于彻底清仓甩卖和保持核心阵容一条路走到底这两种做法,灰熊更有可能会做一个折衷的选择。阵中几位合约即将到期的球员将有极大可能在夏天选择进入自由球员市场试水温,灰熊可以儘可能利用好这几份到期合约,并争取获得一些年轻天赋。当这些天赋展现出了一定价值时,Wallace和管理层就能更有依据地判断接下来的路怎幺走了。

Bickerstaff可能是现在联盟中工作最难做的人了。管理层和老闆仍认为球队本赛季还有抢救的机会,但底下他的球员们却又不可能说提升能力就马上做到。而且如果他壮起胆子做出些大动作的话,很难保证他还会一直坐在教头的位子上。作为联盟中最动荡的球队之一,频繁更换总教练让灰熊缺少一个能镇得住场的人。以往也没有什幺成功经验可以让Bickerstaff借鉴,如果代理总教练只是作为队中明星球员的傀儡的话,他也就肯定不能带领球队立刻扭转颓势。所以,到了考验Bickerstaff领导力的时候了。

场上场下一团糟,走入绝境的曼菲斯!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但是领导力太强,强到独断专行也不是一件好事。球队老闆Robert Pera毫无耐心的建队理念就是例子。自从2012年(只过去了5年)他买下球队以后,儘管灰熊每个赛季都能打进季后赛,但是他们在这段时间内换了三次教练。Bball-Insiders的Michael Scotto更是爆料,在Dave Joerger执教生涯开始的第一个赛季,Pera在三场比赛过后就想让他下课。这一次Fizdale的下课同样体现了这位老闆的一贯作风,只是又一次缺乏耐心的冲动决定罢了。

讽刺的一点是,据传导致这次下课事件的原因是Fizdale和Marc Gasol不和,但是这种紧张关係同样存在于球队老闆和总教练之间。更加讽刺的是,在灰熊宣布Fizdale下课的同时,球队中的少数股东利用买卖特例的规定向Pera施压,这个规定的意思是,Pera必须决定是否买断少数股东的股权,获得球队的全部控制权,还是以预定价格出售掉他的股权,离开球队管理层。现在这个时间向Pera施压显然是有利于少数股东的,休士顿火箭刚刚以22亿美元的天价售出,NBA球队的价值如今越来越高,少数股东準备买回Pera的股权,重新为球队估值。另外一个目的在于,他们可以逼迫Pera赶快想办法让球队走上正轨,否则的话所有后果都将由他一个人承担。

少数股东可以向Pera报价并要求他匹配价格来买断他们所持有的股份,他们拥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来这样做。这个充满戏剧性的举动表明,Pera和两位主要的小股东Steve Kaplan和Daniel Straus之间的关係已经无法挽回。对于灰熊来说,接下来几个月说不定会面临更大的动荡局面,想要平稳度过这段时间是不太可能了。

除了场下的这些闹剧以外,灰熊也需要赶快解决场上篮球层面的问题。灰熊目前的问题太多了:连续多年的糟糕选秀,自食恶果的薪资空间,对建立球队文化的老将的不尊重态度……等等。这些都阻碍着他们在球队核心阵容最具竞争力的这几年取得成功。到底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想必Fizdale、Wallace、Pera、以及球队中的每一个人都要付一部分责任。

所以,现在摆在灰熊面前的,正是那个最难回答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一切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