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法庭禁令“阻扰” 百利广场大会被迫取消
作者: 点击:261 次
受法庭禁令“阻扰” 百利广场大会被迫取消

关丹百利广场第一届原定于今午(21日)召开的会员大会,由于受到法庭禁令“阻扰”而被迫取消,百利广场共管机构(JMB)“闹双包”问题继续胶着。

百利广场共管机构召开会员大会可谓波折重重,该机构早于2011年10月份曾召开会员大会,却因受到某方干扰而被迫取消;接着原定于今年1月23日进行的会员大会,因技术问题而展延至今日(21日),再度受到阻扰并展延。

申请撤销禁令不果

关丹百利广场共管机构代表律师陈玉龙指出,该机构于本月19日(周三)接获某方的传真信函,指已成功申请法庭禁令阻止该机构召开会员大会。

“对此我们感到异常惊讶,因为根据法庭条例第29条第一项规定的(2C)阐明,法庭是不可在仅单方面代表出席的情况下发放禁令阻止有关活动的进行。”

法庭展26日聆审

他说,他于今早向法庭申请撤销禁令不果,法庭以原告人缺席为由拒绝其申请,并将展延至本月26日再聆审。

“尽管我们认为发放禁令是不正确的做法,然而在无可施计之下我们也唯有遵从庭令,否则将被冠上藐视法庭的罪名。”

陈玉龙是于今午在关丹维士达纳酒店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陪同出席的尚包括百利广场第一届共管机构主席彭万福、秘书林秋湄以及理事兼广场经理阿兹曼等人。

公开账目予业者

关丹百利广场第一届共管机构主席彭万福则指出,随着会议被迫取消,如今唯有等待26日的撤销禁令申请聆审结果出炉后再做定夺。

他说,该机构也原定于在今日进行的会议,公开从2010年开始至今的账目,让各商家业者一目了然;他也透露,广场每年的业务收入都有盈余,情况良好。

维持现有管理费

“为了避免加重业者的负担,我们将持续维持现有的管理费,即是每方尺1令吉10仙。”

彭万福说,因此他希望能通过更多的宣传及促销活动帮助提升广场收入,吸引更多人潮前来购物;同时也将继续推动广场的翻新工作及提升计划,如重新粉刷广场外观、改善基本设施如电梯、厕所、停车场等。

手机摄录宴会场景 彭永康被“请”出现场

原定于今午在关丹维士达纳酒店举办的共管机构会员大会被迫取消,然而现场却进行私人宴会,约百名百利广场商家业者以及人士出席用餐。

挑战派的百利商会会长彭永康于下午2时左右现身会场,并取出手机摄录宴会场景,却被大会的警卫团“请”出现场。

事后关丹百利广场第一届共管机构主席彭万福受询时强调,有关活动纯属私人宴会,与共管机构的会员大会无关。

“为了保护出席者及活动的隐私,宴会主办单位有绝对权力禁止外人到会场进行拍摄或录影,这也是最基本的礼仪,至少应先问过主办单位。”

彭永康:摄录影片取证

彭永康则指出,他出席并且摄录影片的目的仅作为取证用途,所摄录下的短片大约数分钟左右,内容也只是宴会场景。

“如果对方宣布召开正式会议,所有出席者以及主办场地者都必须坐牢,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他说,就连酒店活动通告依然注明会议如期进行,足以证明对方其实是在狡辩,实际上是在最后一分钟才将会议临时改为私人宴会。

他是于较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陪同出席的包括商会理事李羿鸿以及陆妙送。

临时改为私人宴会

彭永康指出,对方根本不了解法律,任何人只要接获法庭禁令,将会即刻向法庭了解并停止在禁令期间的所有动作;相反之当他致电予阿兹曼时,对方却因收获的仅是禁令副本而不承认,这足以构成藐视法庭的罪名。

“他们甚至告知商家大会如期进行,直到最后一分钟才发现事态严重,才将原本已由共管机构订下的会场临时改为私人宴会。”

他说,高庭法官拿督斯里玛丽雅娜已批准有关禁令,期限至3月7日的聆审日,到时法官的裁决后就自有分晓。

承诺上任后降低管理费

彭永康也强调自己才是“合法”的新届共管机构主席,他吁请所有商家与他站在同一阵线,并承诺在上任后,将管理费降低至每方尺70仙。

他说,近来不少商家遭受“报复性”的追讨拖欠的管理费,而拖欠的账务却是以广场的名义征收,实际上广场是无权代表共管机构或发展商追讨所拖欠的管理费。

“我呼吁所有受追讨的商家勿慌张及联系我,通过法律途径控告对方滥权及诽谤。”

收集商家签名支持

他指出,商会理事李羿鸿将收集商家签名支持,以呈交向产业监管局(COB)反映,全面替换共管机构的领导层。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