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伊波拉疫情现身卢安达边境,WHO宣告「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
作者: 点击:576 次

去年8月,平均致死率50%的伊波拉(Ebola)病毒在中非刚果民主共和国爆发,至今夺走超过1600人性命。14日,就位在刚果、卢安达边境上,人口超过200万的大城果玛(Goma)首次发现伊波拉病例,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便宣告,非洲伊波拉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

《BBC》报导,世界卫生组织此项宣布有可能会激励富有捐献者提供更多金钱,同时,WHO也表示,不该关闭边境,因为疫情散播到该地区以外的风险并不高。

(中央社)WHO在日内瓦时间17日宣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伊波拉疫情扩散到大城果玛,散播威胁增加,已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是只在出现最严重疫情时才会使用的罕见名称。

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发布声明说:「是时候了,全世界都该注意。」

他接受顾问小组的建议宣告伊波拉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WHO以往仅曾4次作此类宣告,分别是2009年因为俗称猪流感的H1N1新型流感,2014年因为小儿麻痺病毒,2014年因为伊波拉病毒肆虐西非部分国家,以及2016年因为兹卡病毒(Zika)流行。

14日,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城市果玛首次发现伊波拉病例。WHO秘书长谭德塞表示,这起病例可能成为疫情规模出现转变的关键。刚果民主共和国官员指出,果玛首次发现伊波拉病例,引发各界担心病毒恐将在这个紧邻卢安达边境的人口稠密地区迅速扩散。

自去年8月1日,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爆发伊波拉疫情,并逐渐南移,扩散到毗邻的伊图里地区(Ituri),伊波拉病毒至今已经感染近2500人并夺走1600多人性命。果玛是湖滨城市,人口约200万,位在北基伍省首批病例爆发地点以南约350多公里处。

《时代杂誌》(Time)报导,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表示,刚果在去年1月,就已经出现伊波拉感染案例,但多数发生于偏乡。

直到去年5月,一名确诊病例出现于约有120万人的都市姆班达卡(Mbandaka),只要病例发生在超过100万人口的城市,疫情就可能变得难以阻挡,因此当时WHO也曾考虑是否发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不过,当时刚果境内仅出现14起伊波拉确诊。5月18日,WHO召开会议后决定,尚不符合「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根据WHO于7月17日发出的新闻稿与记者会音档,该委员会主席Robert Steffen教授在记者会中表示,造成此次伊波拉疫情扩散的原因很多,包括该地区人口稠密且移动频繁,政治情势複杂,许多医疗相关机构感染防疫控制不足,社区持续不愿配合,以及不稳定治安造成两名防疫工作人员死亡。此外,他也在记者会一开始就直言,「目前依旧是地区性紧急事情,绝对没有全球威胁性。」

但是,紧急事件顾问委员会对于对抗伊波拉疫情的人力与资源援助缓不济急感到失望。

世界卫生组织伊波拉疫情统计,自至,总共有2512起感染案例,1676人死亡,其中确认因伊波拉死亡人数为1582人,94人则是疑似因此丧生。

WHO:刚果伊波拉疫情仍不构成国际公卫紧急事件民主刚果已1396人病死,伊波拉传入乌干达出现首起「死亡病例」致死率最高可达90%,伊波拉病毒间曾造成西非1万多人丧生

根据卫福部疾病管制署介绍,伊波拉疫情于1976年首次在邻近赤道的苏丹(Sudan)南部省份与离其约800公里远之「萨伊共和国」(现刚果民主共和国)同时出现。至今在苏丹、南非、乌干达(Uganda)等多个非洲国家,爆发过约26次规模不同的疫情,其中最严重的莫过于2013至2016年间,在西非几内亚(Guinea)、赖比瑞亚(Liberia)、狮子山(Sierra Leone)等国多爆发的疫情,造成超过1万1300人丧生。

伊波拉病毒感染初期症状为突然出现高烧、严重倦怠、肌肉痛、头痛等,接着出现呕吐、腹泻、腹痛、皮肤斑点状丘疹与出血现象。重症者常伴有肝脏受损、肾衰竭、中枢神经损伤、休克併发多重器官衰竭,过去疫情致死率在25%到90%间不等,平均约50%(2013至2016年间的疫情致死率约40%)。

而伊波拉病毒的传染媒介,包括中间宿主之野生动物,例如受感染的猴、猿、果蝠等再传染给人。而人与人之传染是因为直接接触到被感染者或其尸体的血液、分泌物、器官、精液,尤以破损皮肤与黏膜接触感染风险更大;或是间接接触被感染者体液污染的环境而感染。目前尚无已核可上市之疫苗可供预防,仅有实验性疫苗尚待大规模使用确效。

对「白人」不信任,疫区民众不只流传着「防疫阴谋论」,还攻击医疗中心

《时代杂誌》(Time)报导,但在网路普及率低于7%、对于白人心存芥蒂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众多「防疫阴谋论」的流传,让民间组织在刚果的防疫工作寸步难行。

在疫情爆发的北基伍省,流传着不同的「阴谋论」,比如北基伍省的贝尼市(Beni)和布滕博市(Butembo)曾有民众因「健康风险」被禁止投票,因此有人怀疑,伊波拉病毒是中央政府有意传播病毒,为的是藉此打压反对派、获得支持。

另一部分的人认为,国际救援组织是疫情爆发的幕后推手。果玛市防疫人员,曾在疫情尚未传入前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反制谣言」,当时就有志工说,她曾听说外国人会强迫人们进入伊波拉治疗中心,即便没有任何症状也会宣称人们感染伊波拉,「你们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来,利用伊波拉赚钱。」还有谣言説,死于伊波拉感染的病人实际上是在医疗中心遭到杀害。

众多谣言使得刚果人对医务人员及当局的对应措施都不信任,谣言对于在刚果的前线工作者也造成悲剧性的影响,至今已经有超过130起针对医疗中心的攻击行动,其中有数十位工作者遭到杀害。

「假讯息」导致刚果人对伊波拉充满疑虑,疫情难以控制用伊波拉药物换取性交?「无国界医生」还被指控召妓、性骚扰同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