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作者: 点击:820 次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独家报道:潘丽婷 摄影:苏汉成、市议员提供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早前,蕉赖大同花园31/119路旁,靠近斯里珍珠国中及燕美华小旁的斜坡,被不法集团滥用作为垃圾场,和山下4层楼组屋一样高。常言道有人就有是非,如今是有垃圾就会形成垃圾堆甚至非法垃圾场!

雪隆区垃圾堆处处的新闻屡见不鲜,很多民众也不明白何以这些垃圾堆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丢弃的垃圾也越来越多,甚至后来衍生成更严重的非法垃圾场问题。

尤其在雪州,垃圾堆处处及偏远地区的大型非法垃圾场,就像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样,这厢才清除那厢就形成。

普通垃圾堆的出现,一般是民众公民意识和卫生意识不强所致,有者贪方便,看到有人丢垃圾就有样学样,结果你丢我也丢,沿街、后巷等均可见不少垃圾堆。

至于更大型的垃圾场,据了解有些是地主为填平地段,允许外人把工业垃圾运来土埋,每车收费50至120令吉;此外,也有的是不法集团相中荒芜地段人烟稀少,偷偷霸占为己用及开放让人把废料运来丢弃。

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想要省钱的相关人士遂把建筑废料、厨余、轻工业废料及旧家具废料等等到来丢弃,形成偌大的垃圾场。

基于一些非法垃圾场甚至聘请有黑社会背景的人看守,就连执法人员也不敢轻率采取行动,结果歪风不断滋长,处理垃圾问题变得棘手。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八打灵再也卡那加布兰花园18/19路的淡米尔学校保留地,由于没人打理,而成为非法垃圾场。(档案照)

地方政府打击垃圾问题不手软

雪州各地方政府绝不手软打击州内非法垃圾的问题,但却常因证据不足而难以全面根治。去年,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下令向不负责任的地主充公土地,以阻吓地段遭滥用沦为垃圾场的情况。

随着雪州政府严正看待垃圾的问题,相比过往两年,雪州境内的非法垃圾场数量已大大降低,剩两三个非法垃圾场待取缔。

受访的雪州市议员向《》透露,大部分非法圾场是位于偏远或有发展前景地段,例如蒲种、莎阿南、龙溪及加影等。

他们声称,这些垃圾堆和垃圾场的问题,并非一时三刻能解决,但至少在朝打击非法垃圾场的方向迈进,相信能起一些作用。

他们也说,除非现场逮到罗里载垃圾来倾倒,才是提控违例者的有力证明,否则若只有罗里空车进出,或即使载了垃圾但只要没有拍到或现场逮到倒垃圾的举动,都无法指控为非法倒垃圾。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执法人员现场盘问涉及非法垃圾场作业的两位人士。

鼓励民众充当耳目

拍非法倒垃圾投报

县市议会官员到相关地点埋伏,暗中监督非法垃圾的情况并启动摄录机以掌握证据,一旦有司机倒近一半垃圾,即会现身捉拿。

除了派出官员守株待兔 ,各地方政府也鼓励民众充当耳目 ,拍下非法倒垃圾的情况及上报,以便对付垃圾虫。

无论如何,市议员对通常只能以1976年地方法令收集、丢弃和垃圾土埋法令来取缔垃圾虫感到遗憾,因为罚款1000令吉看来无法发挥多大效用,不过向司机开罚单以及充公罗里一至两周,倒能起警戒作用。

他们说,若有地主屡劝不听,任由地段被滥用为垃圾场 ,则会被县土地局援引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5条文或426条文展开充公土地程序,而最近位于乌鲁冷岳县的一块私人地段被充公就是一例。

不过,市议员指这并非容易完成程序,除需有充足证据,也有地主为了反对地段遭充公而聘律师对簿公堂,导致地方政府需时耗力打官司。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即使垃圾堆积如山,若现场未能拍到罗里倾倒垃圾的照片,根本无从对付相关人士。

订制更严厉刑罚对付

执法单位应增人手监督

民众认为执法单位应增加人手全天候监督,以有效阻吓非法垃圾堆和垃圾场衍生的问题。

市民认同,垃圾没有标签,所以很难找到垃圾的“主人”,但政府应在管理固体废料方面,加强监督民众及各行各业处理垃圾的管道,以免发生随意丢弃的情况。

他们说,除了灌输民众爱护环境从小做起的意识,也可以订制更严厉的刑罚对付垃圾虫,同时在黑区设闭路电视,监控民众丢弃及倾倒垃圾,一旦非法倒垃圾者被逮个正着就施以重罚,以儆效尤。

取缔非法垃圾场的挑战:

●地方法令罚款额不高。

●需当场捉拿方能成为有力证据。

●地主挑战土地局充公土地的权限及司法检讨等。

●执法人员有限,无法全天候监视。

地方政府取缔非法垃圾堆的手法:

●封锁现场。

●充公罗里及罚款。

●与地方政府合作充公土地。

如何申请填土工作:

1.向环境局申请获得同意。

2.向地方政府取得执照即可营作。

3.填土工作仅限沙石泥或建筑物废料,拒其他易腐烂、有毒废料。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黎潍裮

加影市议员黎潍裮:已关数垃圾场

以往加影市议会辖区有很多非法垃圾场,有的甚至开发为非法垃圾场后地主也不知情,还曾发生过非法垃圾场散发气体影响了康乐二校师生的学习,以及在乌鲁冷岳14里往安邦方向大型非法垃圾场严重起火案。

近几年,市议会积极联合土地局,严厉取缔辖内大小垃圾场,已关了数个场,只剩下在双溪龙后山坡和无拉港存有小型垃圾场待取缔。

市议会除在接获投报调查土地拥有者身分外,也会关闭垃圾场,禁止外人进入,同时充公及罚款在场倒垃圾罗里,第一次充公1至2星期,第二次重犯会充公长达一个月。

市议会也以没经过土地局允许非法倒垃圾一罪,开出最高2万5000令吉罚款的罚单;若是地主屡劝不听,就由土地局充公土地,早前乌鲁冷岳14里非法垃圾场就被充公了,也达到很好的警惕效果。

任何私人土地若要开发为垃圾场或填土,需取得环境同意以及地方政府的执照,惟遗憾过去并没有人提出相关申请。

士拉央市议员黄伟强:填泥需申请准证

这几年,市议会严打非法垃垃场,有的垃圾场非只堆放垃圾,也有填泥,但即使是填泥工作,也需向地方政府申请准证,遗憾许多地主不愿申请,私下通过联络网让一些相熟罗里司机把建筑物废料运往他们园地。

市议会自两年起开始大势扫荡非法倒垃圾车后,许多垃圾场闻声关闭,只剩下一两个在偏远山区尚偷偷运作。

无论如何,市议会目前并没有放弃扫荡非法垃圾场,常派员突击热点区,每月约有10辆罗里因非法倒垃圾被充公,试过一次取缔了7辆非法倒垃圾罗里,可扣留最长30天,罚款1000令吉,以及每日停放费70令吉。

市议会的取缔行动面对挑战,有公司通过律师挑战市议会扣押罗里的权力,也有一些屡犯的地主采取法律行动阻止土地局充公。

在掌握证据方面,执法人员需要当场拍到或摄录倒垃圾过程,如果罗里司机迟迟不倾倒车上的垃圾,或是已空车离开垃圾场,因没现场拿到证据则无法开出罚单。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吴志强

杂货业者吴志强(47岁):执法不严所致

很多时候是执法不严造成,还有很多空地开放供外人把各种类垃圾运来填土,填至山般高也不见有人介入处理,是危及环境的做法。

试想想若有人把一些电子产品、工业化学料等有毒物质送往土埋,这会大大污染环境,希望政府加强执法,从小垃圾堆开始采取强硬态度应对,免日后成大垃圾场,并强制地主在填土时,过滤危害物,否则立即发出停工令。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黄发

鱼贩黄发(63岁):更多元化收垃圾

政府应强制市民在家分类,把垃圾分为可回收或不可回收,这可有效减少垃圾量;同时,提供更多元化的垃圾回收服务,如家具种类、家电等等,以便市民商家有管道丢弃垃圾。

目前有许多人因一些大物件不获回收商青睐,住家垃圾车不收,只好载往他处工地丢弃或低价运往非法垃圾场丢弃。

如果政府能效尤新加坡,加强执法,使民众惧怕法律不敢让垃圾落地,并不时派便衣执法员在热门的非法垃场埋伏,必可有效制止问题。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张堡贵

干货小贩张堡贵(46岁):小垃圾堆处处见

没什幺察觉到大型非法垃圾场存在,反倒是有不少小垃圾堆,包括一些空地容易被人堆放大型垃圾。

在打击非法垃圾堆应该要从严厉执法开始,否则放任不理就会扩大成非法垃圾场。

【独家】这厢清除那厢丢 雪隆非法垃圾场难根治

郑发福

鱼贩郑发福:热点区装电眼

非法垃圾场在大马的确是“特色”,如蒲种区就有数个非法垃圾场,惟过去尽管不断有居民投诉与抗议,往往取缔后不久又死灰复燃。

从垃圾量推测,相关垃圾场已存在一段时日,据知有的更是24小时不停运作,加上执法人员不足,运送垃圾的罗里不定时出现,但因不懂是谁丢弃以致无从取缔。

希望政府在取缔非法垃圾场方面,再加强执法,包括在热点区装闭路电视。

独家报道:潘丽婷,摄影:苏汉成、市议员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